您的位置:小说楼 > 都市言情 > 妈咪太小,总裁太霸道 > 《妈咪太小,总裁太霸道》正文 第1338章:如果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

《妈咪太小,总裁太霸道》《妈咪太小,总裁太霸道》正文 第1338章:如果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

    第1338章:如果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

    余笙将榨好的果汁给她,说,“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乔以沫笑,“被人欺负还没关系啊?我要是被人欺负了,肯定是要还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余笙不知道说什么,就没有说。

    乔以沫端着果汁就回到了沙发处。

    刚过去,管事就跟余笙说,“乔小姐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问我的名字,还说是不是以前的那个人欺负我了。”余笙说。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余笙就没有被墨羽怀赶走。

    而是让她先休息了几天。

    “还问我之前的那个女人被发现后,阁下是不是很生气。”余笙见管事不说话,在想着什么,然后问,“管事,她说没人聊,想找我聊天,这个可以么?她找我说话,我是说还是不说啊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她想知道你就跟她聊,反正也没什么怕被她知道的。阁下说了只要让她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乔以沫下午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,余笙走过来问,“乔小姐,要不要去房间睡?还是给你拿个毯子过来?”

    乔以沫看她一眼,摇摇头,“不了,不想睡。”

    余笙想,怎么看你好像很困的样子?

    “算了,我回房间睡吧。”乔以沫说完,又站起身,往楼上去了。

    那变化真快,让余笙有些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其实乔以沫忽然改变主意,是怕墨羽怀回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跟墨羽怀接触,更别说说话了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比死还难受。

    乔以沫回到房间后,还不忘将门锁住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又拿了一站椅子给抵着门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钥匙,也推不开的。

    在昨晚之后,她就放心大胆地睡觉了。

    心想,昨天晚上她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?

    睡得她那个胆战心惊的。

    生怕墨羽怀那个人又跑到她房间里做什么恶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墨羽怀回来,问了下乔以沫,转身就到楼上来了。

    发现门锁着,就让管事来开门。

    然而,开了门之后,发现还是推不开。

    墨羽怀便知道,里面被东西抵住了。

    管事以为他要生气。

    谁知道,墨羽怀直接笑出来,无奈地摇摇头,甚是宠爱的神色。

    管事之前就知道阁下对乔以沫的喜爱。

    以前乔以沫还对着阁下呕吐,吐了阁下一身,阁下也是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,反倒去担心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更何况把门抵住这种事情呢?

    管事真的不明白,阁下对她那么好,她怎么就不愿意接受呢?

    乔以沫睡到一觉醒来,发现太阳都要落山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还是懒懒地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不愿意下床。

    就好像要把自己关在这个地方,永远地不要出去,这样,看不到墨羽怀,她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可她知道,这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墨羽怀会直接把门给卸了的。

    乔以沫在床上又躺了半个小时,才慢吞吞地下床。

    将抵着门的椅子给拿掉。

    再打开门。

    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楼后,没有看到墨羽怀。

    她还想说没墨羽怀没有回来么?

    转眼就发现管事往别处去。

    敲门,门打开,进去里面。

    乔以沫想,如果她没有猜错,那是处理事情的房间,里面是墨羽怀。

    他说了会早些回来,那么,就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果然,被她猜中了。

    管事进去后,墨羽怀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乔以沫淡淡地收回视线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墨羽怀走过来,问,“睡得可好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乔以沫说。

    墨羽怀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,“走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胃口。”乔以沫说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么?”墨羽怀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吃你的肉,给不给啊?”乔以沫问。

    墨羽怀定定地看着她,乔以沫看他眼神古怪,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会吃么?如果真的想吃,我现在就割下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以沫看着他,这人脑子是不是坏掉了?

    她哪里是真的想吃他的肉?

    她只是吓他的,结果把她吓到了。

    忽然觉得,这对墨羽怀来说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他真的会割给她吃的。

    他就是这样的变态。

    他愿意割,她还不愿意吃呢!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会去吃人肉。

    要恶心到她的。

    乔以沫不说话,站起身,往餐厅里去了。

    墨羽怀看着那身影,心情很是愉悦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乔以沫想,墨羽怀知不知道她用椅子抵着门了?

    她觉得墨羽怀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回来肯定会去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的话,他怎么就不生气?

    而且提都没提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乔以沫就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不想跟墨羽怀在一块。

    然而,她出去后,就看到墨羽怀也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让她带有防备心。

    墨羽怀走到她面前后,就伸手抓着她的手,牵着,往前走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一对情侣在散步。

    乔以沫想抽回自己的手,墨羽怀就紧紧地抓着她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墨羽怀问,“怎么不挣扎了?”

    “有用么?”乔以沫反问。

    “沫沫,如果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,该多好。”墨羽怀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乔以沫撇嘴,“墨羽怀,你这样的人,会有心么?”

    墨羽怀被问得停下脚步,看着远处,远处什么都没有,只有黑暗。

    他仿佛在和黑暗里的困兽在争斗,最后,他赢了。

    墨羽怀转过脸来,看着乔以沫,“你为什么觉得我没有心?”

    “我可有做伤害你的事?别说我亲你,吻你就是伤害你。那他们将田昭玥弄到我身边来,你是觉得他们是好人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绑架我,不就好了?”乔以沫问。“我至始至终都不是属于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我等到你的身体么?”墨羽怀问。

    乔以沫被他黑眸里的危险震得心慌,想要抽回手,却被墨羽怀手上的力度带过去,直接扑进墨羽怀的怀里。

    接着,她的腰被固定在了墨羽怀的腹部。

    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墨羽怀,我们只是聊天,你不需要用这样的话来吓唬我。”乔以沫说。

    墨羽怀看着她略微发白的脸色,须臾,放开她,说,“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乔以沫提着的那口气,沉下。

    呼吸变得不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