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小说楼 > 都市言情 > 恶女重生:殷少宠妻不要脸 > 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我下毒了

《恶女重生:殷少宠妻不要脸》正文 第九百三十八章 我下毒了

    第九百三十八章   我下毒了

    陆尔淳没有再去管齐悦和杭誉两人去哪儿了,对她来说,这两个人就是陌生人,她能帮的已经帮了,而且自己和齐家的关系一直就是那样,不温不火,如今齐盛跟了陆泽熙,更是没得谈了。

    陆尔淳坐车离开总统府,一段路程后,车子突然停下来,玉娆回眸看了一眼陆尔淳,“尔淳小姐,是唐紫萱。”

    陆尔淳抬眸,隔着玻璃,就看到唐紫萱从对面的车上走下来,一声黑色的长裙,一头大波浪,还是过去那个张扬的唐家大小姐姿态。

    唐紫萱走到陆尔淳的车旁,车窗滑下,陆尔淳靠在车坐上,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唐紫萱,“当了陆泽熙的走狗,跑到我面前炫耀吗?你也配?”

    唐紫萱不气不恼,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,“您是妖圣,我当然是没有资格在你面前炫耀,仔细想想,我们两个,当初也是很合得来的朋友了,还以为会变成好闺蜜,结果……难怪人家说,防火防盗防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防你什么?你也不是我的闺蜜,不是吗?”陆尔淳讥诮,“防着你把灵魂卖给陆泽熙吗?还是你以为,陆泽熙没有杀你,就是对你有感情?”

    唐紫萱摇头,“我说的,当然不是这个,我也没奢望陆泽熙会爱我,其实你不知道吧!我啊,很早就背叛你了,你并没有我想的那么聪明,虽然这一次,你赢了,可你终究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陆尔淳挑眉,“你觉得,我有时间听你说这些废话吗?”

    “关于你的爷爷,萧老,我相信,你一定有耐心听我讲这些废话的。”唐紫萱笑靥如花,却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陆尔淳的眼神冷下来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自以为是为我好的让我去法国,却不知道,我要的根本不是这些,动动你脑子想想,如果我只是想当一个设计师,我早就把那个设计稿交出去了,我要的从来不是这些,我是唐家嫡长女,我要的,是唐家的继承权,我这些年受了那么多委屈,不可能就这么算了,你帮我解决了曹业,我感谢你,但不好意思,我早就私下里投靠了总统府,只要我能成为唐家的家主,我会带着唐家效忠司徒静,所以那场空难,我根本不在飞机上。”

    陆尔淳盯着唐紫萱的眼眸,听着她将真相一点点的说出来,难怪她说自己愚不可及,的确,当初自己居然一厢情愿的以为都是为了唐紫萱的未来在策划,却不知道,自己反被对方算计了。

    “唐紫萱,你不觉得,你这样很可悲吗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,都有自己活着的目的,我为了我的目标,我不觉得是可悲。说别人可悲的人,自己本身就是悲剧,若不然,又怎么会知道,可悲的滋味呢?”

    陆尔淳嗤笑,“你倒是很会强词夺理,只可惜,你没想到,我当日会留下那些视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别装的那么正直善良,你骨子里,就很卑鄙。”

    唐紫萱继续说道:“我的身体里,养着一只婴灵,鬼胎鬼胎,虽然法力很强,但始终是没有心智的胎儿,你在房间里的洋娃娃上放着那么几只破布娃娃,以为利用几个小鬼就能监视我?简直是可笑,我的身体里,是鬼胎,是婴灵,那些小鬼只会对我俯首臣称,怎么可能对付我?他们的法力,根本不足以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陆泽熙从白若水腹中取出鬼胎,居然是养在你身体里,那你的确是很有利用价值了,他怎么也不会杀了你,所以,你就是在向我炫耀这个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我是要告诉你,你不在呼啸山庄的日子里,我对你的爷爷,萧老,下了蛊毒,他身体器官的机能已经被毒性侵蚀,看似在衰弱,很快就会灭亡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风刮过,陆尔淳已经出现在唐紫萱的身边,扼住她的呼吸,“你好大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为什么没有胆子?我还要告诉你,即便你是妖圣,这次,也是回天乏术,魔族的这种蛊毒,相信你很清楚,一旦侵蚀普通人的身体,神仙难救,何况过了这么久,他年纪也大了,本就阳寿渐近……”

    陆尔淳收紧手指,唐紫萱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“你杀了我……也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杀了你,是没用,但至少也让我舒坦一点。”陆尔淳张开锋利的手指,血淋淋的刺穿唐紫萱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道金光杀过来,陆尔淳避开,唐紫萱也得救了,却已经受了重伤,陆尔淳回眸,就看到古宁和齐盛两人。

    玉娆也立刻飞奔到陆尔淳的身边,释放出无限兵器,举起一把突击枪,这里面不是普通的子弹,而是殷夙的研究所研发的专门对付异能者的镭射激光。

    陆尔淳敲了一下手中的烟斗,极地银狼般若跳出来,在古宁出手的时候,一口咬住唐紫萱,唐紫萱发出惨烈的叫声。

    陆尔淳摇曳着手中的扇子,看着齐盛,“齐盛,你确定,你这次要和我为敌?”

    齐盛冰冷的看着陆尔淳,瞳孔呈现出赤红色,胸口那黑色的刺青好像藤蔓一样开始生长,蔓延了全身,自带毒液,冲向陆尔淳。

    陆尔淳一挥手中的美人扇,一把倒钩银鞭甩出去,齐盛猝不及防的被抽搭的皮开肉绽,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陆尔淳垂眸看着古宁从般若口中救下的唐紫萱,肩膀一块肉被生生的撕下,嗤笑一声,“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用你这支离破碎的身体替陆泽熙养着他的婴灵。”

    陆尔淳转身优雅的回到车里,极地银狼般若也跳进车里,玉娆收起枪,开车载着陆尔淳离开。

    唐紫萱支撑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,虚脱的看着古宁,“快……带我去见魔尊,我……”话没说完,就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古宁抬眸,目光阴鹜的看着陆尔淳离去的方向,这才带着唐紫萱要离开,回眸看了一眼同样受伤的齐盛,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齐盛伤得不轻,他强撑着站起身,“我……还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