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小说楼 > 都市言情 > 缘来妻到,掌心第一宠 > 第五卷 第二百七十八章 名字

《缘来妻到,掌心第一宠》第五卷 第二百七十八章 名字

    夏拉尔缩成一团抱住自己:“我觉得我们要先解决内部分裂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要认清现实的。不管我们跟不跟他们走,车他们是劫定了,我们也打不过他们。没有车也没有吃的,我们还能多活几个小时?可以恰秒表计算了。”兰德尔说,“起码现在我们还能多坐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秦晴跟着鼓劲道:“而且他们还救了我们五条命,如果没遇到他们,连秒表都省了。”

    夏拉尔顺从道:“这样一想也是还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林宇鼓掌:“说得对,现在拥抱一下你们的座位,说不定以后都坐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开始狂蹭。

    风从顶上被刺穿的洞里灌进来,兰德尔感觉被迷了眼,眼里一片湿润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兄弟!

    兰德尔问:“技术工,在我们下车的一瞬间,你黑掉这辆车废了它的概率是多少?”

   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!

    夏拉尔道:“这怎么可能啊喂!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互相伤害。”林宇说,“你可以许愿,以后每天都是下雨天。”

    米丽莎在副座上悠悠转醒,

    兰德尔情绪一收,笑道:“哦,宝贝儿你醒了?”

    米丽莎懵懵道:“怎么回事?我们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她抬头一看,一阵强风扑面。

    挡住脸,终于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,惊恐道:“虫呢?”

    “不用怕,我们找到组织了。”兰德尔道,“看前面的车,他们有很多人,我们暂时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米丽莎沉沉呼出一口气,相信了:“是一起避难的吗?他们愿意接纳我们?”

    兰德尔没答,只说:“睡吧,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林宇摸摸脑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有时候宠溺是种罪过啊。

    车开了一个多小时,最后停在一间厂房外面。林宇看了眼光脑上的定位,大约是在保护区外围与联盟大学中间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基地人还挺多,不过大都是些年轻人。

    看来占据这里的时间不久,还有些杂乱,他们正在整理。

    林宇隔着车窗观察了一阵,觉得气氛微妙。

    打牌骂粗的有,默默无言在一旁做事的也有。

    看来他们对弱者的确不大友善。

    鲍尔下车,没管他们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壮汉从窗户里探出头来,拍了拍车门喊道:“小P!来新人了!”

    门口摆着张桌子,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的男人坐在那里。闻言抬了下手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壮汉又回过头指挥着众人道:“你们先在门口登记,你们几个,跟过来把车开到仓库去。”

    林宇率先下来,走在最前面,领着众人过去登记,道格和一众兄弟开着车去仓库充当苦力。

    叫小P的登记员放下光脑,拿起笔冷漠道:“名字。”

    林宇:“林宇。”

    小P抬起头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五官微皱,然后写下:砍他。

    林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针对还是羞辱?

    林宇内心狂嚎,克制住没真的上去砍他已经是一种极限。

    在这个基地里,要是时时被人喊“砍他”,那后果想必是非常

    严重的。

    林宇觉得有必要纠正这个错误。

    林宇道:“这位朋友,你真是辛苦了。我的名字还是我自己写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握着笔一退,狠狠瞪着她道:“你想干什么?!不想呆就给我滚!下一个!”

    林宇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晴从后面握着她的手臂,鼓励道:“坚持住,你可以的!”

    小P对林宇的刁难和不满,指着兰德尔道:“你!”

    兰德尔上前。

    他吸取了林宇的教训,能否还原自我姓名已经不重要了,起码要有一个正常的代号,于是机智道:“我叫小瑟,蓝瑟的瑟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P抬起头,一副你很不错的表情道:“哎哟,你还这么时髦,追星啊?”

    兰德尔谦虚道:“哪里哪里,艺名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看见小P写了小尔两个字。

    林宇突然意识到,对方可能是不会写宇字,于是真诚致歉:“对不起,其实我叫卡卡,谢谢。”

    小P鄙视的看了他一眼:“叫的都是什么玩意儿?不会好好起名?”

    但是“卡”字他会写,于是还是将“砍他”划掉,改成了“卡卡”。

    随后秦晴上前,斟酌片刻道:“我叫小易。”

    小P写下:小一。他点头赞许:“这名字不错。”

    秦晴非常感动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是夏拉尔:“我叫小久。”

    小P果不其然:小九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看了几人一眼:“你们这群人的名字,是叫号来的?”

    林宇望天:“贱名,好养活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位是米丽莎。

    小P表情明显温柔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米丽莎犹豫道:“……小意?”

    小P想了想,干脆利落的将秦晴的名字划掉,改成“小二”。然后给“小一”的称号赋予了米丽莎。

    秦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兰德尔看了眼,说:“可是我已经叫小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音调听着是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秦晴对上小P的眼神,心脏一颤,立马握住兰德尔的手,情真意切道:“我不介意!大家都是自己兄弟!名字像算什么?你侬我侬不分你我!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介意不介意,这样兄弟们怎么分的清楚?名字是给别人叫的知道吗?”小P说着大笔一挥,将他的名字从“小二”改成了“小三”,终于满意道:“反正你们也是叫号的,不错。”

    秦晴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他的地位层层掉落,最后发现还不如卡卡,忍不住想抱着林宇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小P心情很好的抬起头,看向林宇道:“就你不是数字了,怎么样,要不要把你改成小四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最不想做的就是小四。”林宇抹了把脸,面不改色道:“咱们交号的时候卡住了,所以我叫卡卡。”

    小P:“哦,有点意思儿。”

    进基地的第一天,即丢失了所有财产之后,他们连名字也丢了。

    众人终于意识到了没文化的可怕。同时也明白了,普及教育,是全人类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登记完名字,就去后面的仓库找道格几人。

    道格正被支使着清空车厢。

    秦

    晴的两盒饼干被收走了,一瓶水丢了回来。毕竟城里的水厂还安好,这边不缺水。道格那边好几个背包,不少吃的,全被搜刮走了。

    那感觉真是太难受了,林宇看着都觉得心痛。忍不住拍了秦晴一把,赞许道:“干得好。你其实可以多带几个球。”

    清点他们物资的人,看他们的眼神很是郁闷。里里外外翻了个遍,没想到穷成一个鬼,这像是逃难的样子吗?

    林宇问:“我们住哪里?”

    那个人指着一排建筑道:“那边二楼,最靠里面的房间,是空着的。”

    林宇:“就一个房间?”

    “一个还不够?你们才几个人?”那人不高兴道,“外面多的是,要住单人间,随便挑。”

    林宇撇撇嘴,忍下这口气,带着同志们去二楼的房间。

    秦晴上面推开门,里面传出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。

    靠墙有一张大的木床,再零星摆着几件家具,就没别的什么了。

    房间倒是挺大,可以打地铺。夏拉尔去柜子里翻了一下,发现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夏拉尔问:“就一床被子?”

    几人又折返回去,问刚才指路的人:“被子什么的,没有吗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自己找。”

    林宇:“去哪里找?”

    那人看白痴一样的表情道:“哪里找的到就去哪里找。”

    几人终于回过味来,这是根本没打算安置他们。

    掠夺物资,压榨劳力,没有工资,还待遇苛刻。

    娘的,这地方真是绝了。

    林宇扭过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晴看他脸色低沉,安慰道:“从另一方面也说明,我们的命是很珍贵的,无价!就当是报答他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林宇含糊其辞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几人去外面打了水,然后把房间的窗户打开通通风。然后征用了秦晴换下来的脏衣服,把房间拖了一遍。

    没折腾多久,天色开始泛黑了。鲍尔派人过来喊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想知道保护区最中心成什么样子了吗?”鲍尔丢给他一架望远镜,“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高倍率望远镜,林宇心道这里还有这种好东西。就是体积过大,携带笨重了一点。

    林宇调好倍率,然后架到台上,开始找方向。

    这里离联盟大学有六十多公里的距离,哪怕自动消除空气干扰,开了夜视,视角内也是红彤彤的一片,不知道对准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这边正小心的调整位置,鲍尔过来,把望远镜大力往上一抬,对准半空。

    林宇不明所以的挪开视线。

    鲍尔:“看着。”

    夜色四合,夜视模式的望远镜里,开始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就见有几个看不清是什么的黑点,出现在视线内。

    林宇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围过去询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林宇没有说话,揉了揉眼睛,继续对准镜头。

    鲍尔与他的人只是在旁边冷笑。

    等到那些黑点越来越密集,如乌云压城般笼罩在半空,盘旋飞行。

    林宇终于确信,那是虫族。

    那是数不胜数的进化出翅膀的虫族,全部聚集在了联盟大学的外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