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小说楼 > 其他类型 > 凰娇 > 第180章提醒

《凰娇》 第180章提醒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给自己背的东西太多了。”皇帝笑着拍拍女儿的后背,将文祁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哭了一阵文祁才觉得情绪通透舒缓多了,心里的燥气也得到了发泄,擦擦眼泪,说道:“父皇,既然刘溪要回来了,就加封吧,我跟母后也说过这件事,我想着让刘溪单独一个寝殿吧。

    冲着刘将军么,也该封赏的,封个嫔还是个啥,让单独出来,我觉得贵母妃脾气不太好,上次那个宫女太可怜了,万一迁怒了刘溪可咋整,虽然她们姐妹的事怨不着谁,可关键是因此会影响父皇的大事,刘将军是不是也会想歪了呢?我觉得还是分开好些。”

    文祁趁擦脸的功夫,勾起嘴角得意的笑了笑,刘溪你不要太感谢我哦,我帮你脱离苦海了呢。

    皇帝眨巴下眼睛琢磨了一下,不由得有点认同女儿的想法,虽然知道女儿心里有点小心思,但并不为过。

    何况他也不希望刘家拧成一股绳,这对他不利,如果她们姐妹分开那就不一样了,刘利是支持自己的亲闺女还是支持大哥的女儿呢,这就有点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嗯,小东西还是你脑子转得快,那你觉得和谁靠的近比较好呢?”皇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敬母妃那还有个宫殿空着呢,不如离敬母妃近一些,我敬母妃人品各方面也是稳重公正和善的人,从来也不惹事不招灾的,看我大哥品行就知道是啥人了。”

    文祁特意选了敬妃,离自己母后的宫殿也挺近的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贵妃还会信任刘溪么?我看要打个问号吧,要的是怀疑却没有证据,在心里种下怀疑不信任的种子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虽然贵妃脾气暴虐人也不咋地,但她到底在宫里根植这么多年,对父皇的脾气爱好也能摸清一二,有贵妃帮衬,上辈子刘溪才能那么顺利平安生下孩子,这回分开她们可就未必那么顺利得子了。

    没了贵妃的指点和保驾护航,以刘溪那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水平,未必能平安生子了,恨贵妃的人不要太多了,自然有人不希望刘家生下孩子,刘家有了孩子贵妃肯定要抢的,贵妃的地位岂不是更加固若金汤了,那对后宫很多女人都是很不利的因素。

    刘溪看不到这些,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委屈,一心想要脱离贵妃的控制,既然如此文祁觉得有必要成全她了。就算着呢有了儿子,那她也认了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办吧,封个字可好?”皇帝想了想朝女儿坏怀的挤挤眼,一脸的促狭。

    “好呀,既然都奖赏了就做全套呗。”文祁也没有再拦着。

    “那宝贝给父皇想一个字吧。”皇帝随口就来,满脸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文祁傻眼了,“啊,我想个字,会不会不合适啊,要说也是我长辈。”

    “她算什么长辈呀,那要这么算你长辈可多了去了。没事,朕准许你想一个字,反正别人也不知道。”皇帝挥挥手一脸无所谓。

    既如此文祁也不推辞了,低头琢磨起来,“其实我觉得刘溪声音挺好听的,不如叫鹂嫔好不好啊?”说着在父皇手上写了这个字。

    “黄鹂鸟,哈哈哈!不错,就这个字吧,洪喜封刘溪为鹂嫔,就安排在敬妃旁边不远的那个寝殿吧。”皇帝大手一挥写了字就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,老奴这就安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选些得力的人,要告诉鹂嫔,这些宫女太监都是我父皇的人,是您亲自选的。”文祁勾起嘴角得意地笑了,嫣红的薄菱唇流漏出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是,老奴明白了。”顾洪喜只是扫了一眼皇帝,就明白了小主子这是切中了皇帝的脉了。

    “小滑头,这会满意了。”皇帝也正是如此想的,盯着刘溪就能知道刘家动静了,因为刘溪头脑简单手段不足盖不住,远不如贵妃能装蒜。

    文祁扑进皇帝怀里,“嘻嘻!父皇,你不要是生我气好不好?我就只有对刘家才这样忍不住的,对我哥哥和妹妹们我从来没有算计过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她竖起手指不希望遭到父皇厌恶的,对父亲她这个做女儿的是有敬仰和期待的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父皇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你对你哥哥和两个妹妹都极好,这朕都看在眼里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拍拍女儿的头,也明白文祁对刘家不会放下心结,但对其他兄弟姐妹都是极好的,能拉一把绝不会吝啬一点帮助,他对后宫的掌控在福王死后也到了暗自盯控到严苛地步了,不然年年死个养大的儿子,当爹的也承受不起呀。

    “唔,我知道父皇最疼我啦。”文祁立即开心的靠在皇帝怀里撒娇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就数你最滑头了,快去批折子,今儿朕要去你惠母妃那里考校你四哥的学问去,你快着点。”

    皇帝是轮流去四妃那里,一个是要给四妃一点脸面,另一个就是给儿子脸面,看看儿子考考学问。

    “好,就剩一点了,基本都快完了,一会就得。”文祁麻利的爬下来,开始重新批折子。

    皇帝微笑了一下,顾洪喜又进来端了一点水果进来,“皇上要不要吃点水果,新上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吃,顾公公给我两三个,我留着去给我母后麟哥分一分。”文祁立刻扭头出声,哪都有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母后宫里不是有么。”皇帝嫌弃的看着女儿,又不是没吃过。

    “父皇这你就不懂了吧,您这才是独一份最好的,我拿去哄我祖母去,她肯定说我孝顺嘞。”

    文祁摇头晃脑借花献佛自己得好,还理所当然的小表情,到是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这滑头,好好,给她几个让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水果给我妹妹那边给了么,给挑些好的吧顾公公,女娃不如男娃得宠,我两个妹妹每次分到的东西都不如别人的。”文祁特别恳求顾洪喜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这样的事就那年一回,后来老奴亲自叮嘱了的,再没有过,都是好的。底下人难免有点小心思,宫里的奴才都是这样捧高踩低。”顾洪喜赶紧弯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都是底下人作怪,我知道顾公公要伺候我父皇,难免也有顾不过来的时候,交代了也不一定都按章办事,其实我也懂。”文祁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别老唉声叹气,你也不用为她们难过,如果自己的母妃都不知道想办法护着孩子,那还能指望谁呢。事态严重了你皇祖母会警告她们的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皇帝其实并不在意,主要还是要母妃们去努力为孩子争取,指望别人是靠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真的。”文祁砸吧嘴后的点点头。
为了后面能更快更新,阅读本资源的朋友请支持 小 说 楼>>>>传送门

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,点击确定跳转到手机站阅读
手机站m.xslou.com